当时共我赏花人,点检如今皆不在

不知道某天,近期没有什么事找上来,黑水坐在自己清净如旧的大殿里的时候,会不会想起一声声的明朗干净的“明兄”一声声绝望颤抖的“贺公子求求你”,那个会让他觉得聒噪的、心无城府、直来直去的、爱好女装的活宝,风一样的路过黑水的人生·鬼生或是神生,然后风一样的去远了,不见了,往事呼啸而来,猝不及防砸在心上是什么感觉?

评论
热度(4)

应笑我

自逗自捧自得意;自思自叹自唏嘘

© 应笑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