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须转来治愈一下!【水风骨科】皮这一下你快乐吗?

An利:

治愈自己,相信他们就只是在拍戏!(失声痛哭
现paro
微花怜
最新剧情,师无渡扑街,师青玄崩溃,黑水愤怒buff点亮。

*
“好!你就这样!对,贺玄你凶一点悲愤一点粗暴一点!带着杀气!”导演在一边声嘶力竭地指导,“哎停停停不要真拧!师无渡你撑不住就出声啊!”

贺玄挺委屈,眉头微皱,“我也很想有杀气但是我挺难把握力道的,从小到大,实话说,我都没发过特别大的火。”

“那你这样,你要入戏,这是一个基本的演员修养。”导演清了清嗓子,声情并茂,“你,黑水沉舟,绝境鬼王,怀揣了百年的恨意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升……”

“说人话。”贺玄打断。

“……中午的最后一盒带鸡腿的盒饭被师无渡抢了给他弟了。这个感觉。”

据说自从这句话之后,贺玄和师无渡演对手戏的时候就基本没有NG过了,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*
“你弟嗓门一直都这么大吗?”贺玄问师无渡,“对那一段我觉得……我耳膜都要破了。”

“……你先把你手上的模型头拿下来。怪瘆人的。”师无渡嫌恶地退后半步,他已经换了便装,手里抓着车钥匙等着请自己弟弟吃杀青饭,然后眯着眼睛摩挲一会下巴道,“大不大我不知道,我就记得有一次小时候他在客厅里看恐怖电影给吓得够呛,那一百多分钟里,我们那层楼走廊的声控灯就没熄过。”

*

其实剧组为了节约经费,会出现演员客串龙套的情况。比方说花城,曾经就被拽走客串岛上的疯子。
化妆师很为难。
“导演,我这要是给他化妆,他好看得没法当背景板了。”
——
比如说师无渡,就被拽走客串过打砸抢太子庙的小混混。
摄影大哥很为难,
“导演,只能拍远景,他这个一脸倨傲的样子,怎么看都像拆迁办的高管。”
——
比如说师青玄,就被拽走客串鬼市里的女鬼姐姐。

服装指导很为难。

“那个……要脱戏服卸妆了。”
——
比方说戚容,自己请缨要客串暴打奶花的群演。

“不是……这个有近景和特写,你会穿帮的……”

“我没打过瘾啊!!!表哥都给他拐走了我打一下咋地了?!”戚容张牙舞爪,“表哥你一点也不厚道!!!这样回去过年只有我一个人单身只有我一个人被催着相亲了啊!!!表哥!!!狗花城你给我记着!!!”

*

一个进组探望的片花。

“请问一下戚容先生,您对谢怜,也就是您的表哥被人称‘温文尔雅’这个评价作何看法?”

屏幕中的戚容先生摸着下巴认真思索了一会,“你见过我表哥喝醉过吗?”他比划比划手,“劝酒的我被我们全家暴打了一顿。”

*

“哥,道具组做得好逼真啊!”师青玄一脸兴奋地抱着那颗道具头凑到师无渡眼前,“你看你看你的头!”

师青玄伸手戳了戳,摸了摸,揉了揉。

黑水在旁边笑得打跌。

师无渡为自己想打弟弟的想法感到了深深的愧疚自责。

*

“请你们吃杀青饭了,”师无渡抬手一挥,“青玄吃什么?”

“火锅!道具组满地血看的我想吃毛血旺!”

*

“你多吃点这么瘦。”师无渡皱眉不悦,又夹了一筷子涮菜往青玄的碗里放,顺手掐了一把对方的屁股,一脸正直,“来,多吃点。”

“咳……三郎,不用给我夹了,”谢怜的碗和蘸料碟都堆满了,他一直在很努力地吃,“已经够多了。”

“哥哥是嫌我没有给你夹到喜欢的吗?”花城笑眯眯的,“不然,怎么会嫌多呢?”

黑水一个人默默地涮菜,默默吃菜,一声不吭,酷似以前的仓鼠形态。

所以啊,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。

黑水:我因不是给而和你们格格不入。

评论
热度(675)
  1. LPR2-8EF 转载了此文字

应笑我

自逗自捧自得意;自思自叹自唏嘘

© 应笑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