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读者的打脸日常

昨天我就说像是庞贝古城,今天读来来越发像庞贝古城了,不敢想象灾难来时,有多害怕有多疼。
乌庸这个名字,我一直觉得倒不是无用的意思,应该是毋庸置疑,毋庸置疑什么呢?我还是认为乌庸太子和谢怜有很大的关系,说不定谢怜的这800年其实是记忆断代了,其实他活了2000多年了,记忆因为某些太过惨痛的原因而选择性遗忘了,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。至于白无相我一直等着他出现,我觉得他没死,不过他应该不是乌庸太子,倒和梅念卿可能是同窗啊同学啊什么的。

评论(11)
热度(17)

应笑我

自逗自捧自得意;自思自叹自唏嘘

© 应笑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